Content | Navigation |

NDSU News

 


Transfer student: 'I knew I would get the college experience I was looking for at NDSU'

极品爱爱爱图 _十六国堪比曹操的枭雄:枭雄石勒假意拥戴,小人王浚欢心赴死

石勒能在乱世中闯出一片天下可以称得上是一代枭雄:以耕农之身,拉起“十八骑”起家,利用囚徒组建大军,长驱直入攻邺城,取司马腾项上人头;投奔刘渊继续发展,建立“君子营”以图大业;得当世“张良”张宾定基业,灭王浚、刘琨平中原;在洛阳城下俘虏刘曜,登上帝位号天王,自此北方形成三足鼎立之势。

十六国堪比曹操的枭雄:枭雄石勒假意拥戴,小人王浚欢心赴死

而石勒之所以能成为一代枭雄,和他能平定中原地区有很大的的关系,而在平定中原的路上就不得不提到一个小人,那就是王浚。

王浚这个人虽说是个小人吧,但也有自己的气运,在古代一个庶出而且又不被父亲看好,能继承家业的几率几乎为零,可偏偏老爹到死都没有个正统继承人,王浚就这样继承了家业。王浚虽没有大才,但也算是有大气运的人,直到他遇到石勒这个乱世枭雄,他的气运算是用光了。

石勒设下计谋杀了朝中老对头王弥后,准备攻打建康,可是一路顺风的石勒这一次没有的到老天的青睐,在寿春与琅琊王司马睿对峙时,连降了三个月的暴雨,几乎一半的士兵不是得了疫病就是被饿死。

石勒也很是无奈,一时间也不知道到该如何是好,有人建议讲和有人建议夜袭可是石勒也拿不定主意,出现这种情况就体现出了谋士的重要性。

张宾曰:“将军攻陷帝都,囚执天子,杀害王侯,妻略妃主,擢将军之发不足以数将军之罪,奈何复还相臣奉乎!去年诛王弥之后,不宜于此营建。邺有三台之固,西接平阳,四塞山河,有喉衿之势,宜北徙据之。伐叛怀服,河朔既定,莫有处将军之右者。”——《晋书》

十六国堪比曹操的枭雄:枭雄石勒假意拥戴,小人王浚欢心赴死

张宾就好似在世张良,给石勒分析局势,当年石勒攻陷洛阳俘虏西晋皇帝后干了很多残暴的事,现在你跟人家司马氏又开打了,求和明显是不行的了,去年灭了王弥后就不该在南下了,张宾建议石勒应该占据邺城,平定河北,定了河北,中原就没有几个可以能与我们争锋的了。不南下,北上就不免要和王浚这个充满气运的人碰碰了。

实际上这时候的石勒还没有能和王浚一决雌雄的实力。

石勒在襄城建立根据地时就想到了,要想平定河北就要把王浚给废了。王浚当时是晋朝的骠骑大将军统领河北诸事,这时候的王浚要知道石勒有这种心思,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解决掉石勒。毕竟现在的石勒还是汉臣,要是现在反了刘聪,不但刘聪会派兵讨伐,临近的王浚绝对会插上一脚,送到家门口的肉,谁会不吃。而且王浚手下还养着乌桓、鲜卑这两匹狼,想顺利解决王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十六国堪比曹操的枭雄:枭雄石勒假意拥戴,小人王浚欢心赴死

进入河北后石勒十分小心,先是向刘聪低头表明我石勒一直是忠诚于大汉的,刘聪也就相信了还划给了石勒冀、营、并、幽四州,现在就剩先稳住王浚了。如果当时王浚看石勒不爽,要解决石勒吞了他的地盘,石勒很有可能得不偿失。

这种情况下,石勒必然要像个法子先稳住王浚。

张宾曰:王浚假三部之力,称制南面,虽曰晋藩,实怀僣逆之志,必思协英雄,图济事业。将军威声震于海内,去就为存亡,所在为轻重,浚之欲将军,犹楚之招韩信也。——《晋书》

史料上说王浚其实是晋朝的实权人物,心里本就想着篡位自立,石勒如果这时候归附,就像刘邦当年需要韩信一样。

不过我不这么看,王浚的为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一夸的,属于那种有机会可以占据一方的话,我就去占,没机会我就守着自己这一片地就好了,对于在朝中的所做所为,俨然又一个董卓,对于和自己意见不合的不是被杀就是被贬,搞的最后一直跟着自己的乌桓、鲜卑都反了。

十六国堪比曹操的枭雄:枭雄石勒假意拥戴,小人王浚欢心赴死

所以我认为是王浚觉得石勒根本就没实力和自己对抗,也就没把石勒放在心上。

而石勒为了能安抚住王浚,和乌桓段疾陆眷部首领讲和拆分王浚的实力,再跑到王浚面前说:“石勒我,就是一个小小的胡人,被人来回贩卖到各州,今天逃到冀州地界遇到大帅您,才能保住我这条小命啊!当今晋朝江山沦落到这个地步,中原地区又没有能挑起大梁的,天下百姓在这乱世之中难以生存,您就是救世主,您不登基谁登基啊!”王浚听了这话就乐开了花,这石勒不但归附我了,还劝我登基还真是为我着想啊。

勒曰:勒本小胡,出于戎裔,值晋纲弛御,海内饥乱,流离屯厄,窜命冀州,共相帅合,以救性命。今晋祚沦夷,远播吴会,中原无主,苍生无系。伏惟明公殿下,州乡贵望,四海所宗,为帝王者,非公复谁?——《晋书》

对于石勒来说,这些口头上的话如果能换来自己发展的时间绝对是值得的,毕竟到最后是拼谁的实力强,而不是看谁的名头大。

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,石勒总算是把刘聪、王浚这两头都给稳住了。刘聪应该不会背后捅刀子,说到底石勒还是他的人,他刘氏江山大半都是石勒打下来的,在说如果石勒灭掉了王浚,明面上看也是扩大他刘氏江山的领土。

现在石勒就可以专心对付王浚了。

十六国堪比曹操的枭雄:枭雄石勒假意拥戴,小人王浚欢心赴死

不过这只是第一步,现在只是给王浚吃了一粒定心丸,不让王浚心里打着吃掉石勒的心思,要想彻底吞并王浚这点力度还是不够的。

可问题是:怎样才能彻底打消王浚对石勒的戒心呢?

浚司马游统时镇范阳,阴叛浚,驰使降于勒。勒斩其使,送于浚,以表诚实。浚虽不罪统,弥信勒之忠诚,无复疑矣。——《晋书》

这王浚的司马游统背地里,派使者投降于石勒。这对石勒来说是个彻底打消王浚对自己顾虑的大好机会,不过仔细一想游统在王浚那官至司马也不小了,好好的怎么会想起投靠石勒那里,石勒对王浚示好人尽皆知,在这个时候派使者投降石勒实在不是明智之举。

但由此可见,在大多数人心里都明白,石勒对王浚示好,只是一时之计,一旦石勒发展起来,第一个灭掉的就是王浚。王浚根本就没有实力和谋略玩转这天下,只是这游统想不到的是,他的投靠正是石勒为王浚准备的又一粒定心丸,吃了这粒定心丸后王浚是彻底对石勒放下戒备之心了。

王浚这下没了吞并石勒的心思,石勒就要好好下功夫看看怎样才能把这只“假老虎”给吃下去。

北方其实不止王浚一个势力,还有就是“闻鸡起舞”的主人公刘琨,如果石勒要吞并王浚必须要保证刘琨只在旁边看戏,绝不出手相救。

刘琨、王浚虽同名晋藩,其实仇敌。若修笺于琨,送质请和,琨必欣于得我,喜于浚灭,终不救浚而袭我也。——《晋书》

史料中记载刘琨和王浚虽然同属晋臣,但是二人之间还是有很大的矛盾,这个很容易看出来,年轻时的刘琨闻鸡起舞志在报国,而王浚就是一个一直想着中饱私囊的人,两个人能和的来就怪了。如果石勒修书一封给刘琨,再送上人质,刘琨一定很高兴,又不用自己出手,还能除掉王浚这个死对头何乐而不为呢?

对于石勒而言,目前形势大好,王浚没有了鲜卑和乌桓的支持,再加上同属晋臣的刘琨也不会支援,王浚被石勒吞并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
十六国堪比曹操的枭雄:枭雄石勒假意拥戴,小人王浚欢心赴死

军达易水,浚督护孙纬驰遣白浚,将引军距勒,游统禁之。浚将佐咸请出击勒,浚怒曰:“石公来,正欲奉戴我也,敢言击者斩!乃命设飨以待之。——《晋书》

石勒带兵到了易水边上,王浚的督护看到准备开打,王浚身边的人也一个个请求出战,没想到王浚看到石勒来了十分欢喜,来了一句:“石勒是来拥戴我称帝的,谁再敢这样说就拉出去斩了!”我想石勒听到这句话也一定能笑出来,如果真的是来拥戴你称帝,用得着带这么多兵吗?

不得不说石勒也是一名玩弄政治的好手,的确比王浚这个靠运气做大的人强多了。到现在王浚还天真的以为石勒是来拥戴自己称帝的。

不过石勒的掩护工作也是做得够好,来的时候就带了大批牛羊,这样看起来才像是道喜的。到了蓟城叫开城门,怕王浚设下埋伏,先把几千头牛羊赶进城填满城中道路,让士兵想出都出不来,但从这一点看石勒都比王浚强的太多了,不管什么时候都给自己先留一手。这时王浚才看出来石勒狼子野心是想吞并自己,不过现在已经晚了。

勒晨至蓟,叱门者开门。疑有伏兵,先驱牛羊数千头,声言上礼,实欲填诸街巷,使兵不得发。浚乃惧,或坐或起。——《晋书》

石勒从到河北地区就一直在想如何能把这块宝地收入囊中,一直在王浚面前示好,拥戴他称帝,都是为了让王浚对自己放下戒备,好一举拿下。可怜王浚直到石勒彻底卸下面具才发现,石勒从一开始就没有臣服于他的意思,之前的一切全部是装出来的。

石勒和王浚的战争,已经不能算是战争了,而是石勒单方面的在给王浚挖坑,而王浚也一直没有发现石勒的真实意图。所以说石勒算得上是十六国中的枭雄了,而王浚这种小人到了最后时刻还以为石勒是来拥戴自己的,也确实有些可悲了。


Student Focused. Land Grant. Research University.

Follow NDSU
  • Facebook
  • Twitter
  • RSS
  • Google Maps

Vice President for University Relations
North Dakota State University
Phone: +1 (701) 231-1068 - Fax: (701) 231-1989
Campus address: Old Main 204
Mailing address: Dept 6000 PO Box 6050, Fargo, ND 58108-6050
Page manager: NDSU University Relations